愿以画舞诗,以言共思。
且安,且安。



/开学长弧....一肚子想写想画的憋在肚子里没时间,蓝瘦。

一个人,一群人,另一群人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一开始,这里一片空白。只有一个人努力地走着,走着走着,跟着他的人也多了起来。

   有些人看了他一眼,就走开了;有些人跟着他走了一段路,终觉得这里太空旷了,无趣,也走了;一些人很仔细,也很认真地跟着最初的那个人走着,看他一点一点,一步一步勾勒出这个世界的轮廓。

  后来,一个说不上宏伟,也说不上华丽的一个世界被他仔仔细细地捏造出了,跟着他的人十分高兴,忙着招呼同伴过来欣赏。而来的人越来越多,也带来了一些其他的东西装点这个世界。 

  后来,这个世界完整了。而完成它的人也很满意,只有偶尔才来多抹几笔色彩。跟着他的人有些失落,但也很高兴,用跟那个人完全不同而且各式各样的笔触,让这个世界更五彩缤纷。

    后来,这里的人越来越多了,他们所创造的东西,也超过了最初的那个人。

    后来,因为其他原因,这个世界被一种方式,演绎成了另一种不同但相似的形式,这个世界也涌入了很多越来越多的人,但因为慕名而来的人相差得都不多,所以基本都很懂规矩,进入了这个世界的人也为这个世界的美好与与众不同所吸引。大家都很开心。

    然后大家就继续在自己的世界里愉快的生活着,就算有所不合,但大多数人都希望这里更好。

    后来,惊雷忽来。很多人忽然撕破了一层看不见的墙,在每一片土地上留下自己骄傲的脚印,在大家无助而不解的目光下指着他们用自己所熟知,所崇拜,所热爱的人,喊着另一个人的名字。

    有人上去制止,被那群人反而不解的目光聚焦着,被一丝不挂地暴露了出来。

    有人怒骂,那群人中的一些就在这里的大地上书下歧视又或鄙视的符号。

    有人没法儿眼睁睁的看着一砖一瓦都是他们与最初的那个人的心血与爱的地方被其他人占领,索性一走了之。

    剩下的人只能面面相觑:这是怎么了?

    这会怎么呢?

评论
热度(8)

© 圆月无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