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写点什么画点什么……开学被里在了棺材里,打开就能好好地产粮啃粮了呢……

喻黄 论猫科动物的习性兼容性(上)

兽族世界观 喻黄 论猫科动物的习性兼容性
雪豹喻×云豹黄
“少天,听到没?”喻文州叹了口气,吹了吹碗里的药。
黄少天耷拉着圆圆的豹耳,往被子里又缩了几分,闭着眼索性当做没听见。
“少,天。”喻文州把药放在膝盖上,侧着身轻轻地把被子拉下来一点,拨开黄少天的刘海,用手附上他的额头。
“队长……”黄少天眨了下,无辜地看着他。因为感冒发烧,黄少天声音现在还是哑的,带着浓浓的鼻音。
“嗯?”
“不想喝药……”
“嗯,先起来把药喝了。别凉了。”喻文州笑了一下,给苦着脸从床上爬起来的黄少天披了件外套。
苦苦的中药入口,黄少天就打了个寒颤,大甩了几下长长的尾巴,把被子掀得一团糟。
“少天。”喻文州掏出一颗糖喂给生病期间格外任性的黄少天,耐心地帮他理好被子,看着黄少天重新躺好才起身。“好好休息。”
“训练?”黄少天含着糖含含糊糊地说。
“烧退了再说。”喻文州关好灯,打开了房门。“好好休息。”


喻文州坐在战术会议桌旁,从笔筒里抽出一支笔,随意地摆弄了一下,看着站在门口的卢瀚文,微笑了一下,用眼神示意了他坐在自己旁边的那个椅子上。
卢瀚文被喻文州的眼神看得发凉,小心翼翼地坐下,然后不着痕迹地用脚把椅子挪远了些。
良久,卢瀚文有些扛不住这种氛围,先开口了。
“呃……队长,黄少怎么样?”
“低烧。队医开了药,如果肯乖乖休息,很快就会好的。”
然后又是沉默。
啊……要是早知道队长居然是这种态度就不去了!卢瀚文试图盯着门口的盆栽放松注意力,但每次偷偷瞄喻文州时都会和他眼神对上,特别让他不自在。
“队长!找我什么事?”比耐心从来不是他的强项,只能扛起重剑正面上了!
喻文州转了两圈笔,把视线移到了卢瀚文身上。
“翰文,你不打算说什么吗?”
哦不,对方术士刷刷刷加了几十个debuff*!坚持住!转移战场!
“对不起队长!”卢瀚文做出一副愧疚的样子。“但我去黄少房间听墙角是出于关心的目的的!”
哦哦哦没错就这样坚持住!你只是关心黄少然后莫明奇妙被抓住了而已!
卢瀚文拼命为自己鼓着劲。
“嗯,我知道。”喻文州说。他一点也不意外会收到这样的回答。
“那我可以走了吗?”这是属于剑客的胜利!
“不可以。”
卢瀚文一脸委屈地坐回了椅子上如果刚刚再快点是跑得出去的!他万分懊恼。
“说吧,瀚文。这也是为了少天好,毕竟快到世邀赛了。”
对方术士六星光牢控住了我方!危险!
“而且放心,我会好好保守这个秘密,不会说出去的。”喻文州将食指抵在唇上,微笑着说。
QAQ黄少,对方术士的火力太猛了……而且话说保密就是针对你的啊队长!
“黄少……偶尔会带我出去玩……”卢瀚文四处张望试图 避开喻文州的眼神。
“多久了?一般什么时候出去?”
“好吧最近黄少有时会带着我半夜变成原形翻出蓝雨……上网。”卢瀚文深吸了一口气。
“哦?”
“郑轩也会去!”卢瀚文供完之后突然发现队长好像似乎八成有可能先知道?
喻文州站起身,把笔插回了笔筒。
“门卫张大爷知道吗?”
“大概……不知道?”卢瀚文顺口回道。
队长干嘛问这个……
“大春知道么?”
“知道……”卢瀚文已经放弃了思考。
来吧!我已经放弃抵抗了!
“瀚文你先去训练吧,等会儿再找你。”
……哎?

————————————————————————-

重发一遍......

评论
热度(23)

© 圆月无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