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以画舞诗,以言共思。
且安,且安。



/开学长弧....一肚子想写想画的憋在肚子里没时间,蓝瘦。

OUR STORY【全员微CP向】

  魔幻现代哨向

 主伞修喻黄周江

正文:序幕  第一幕:(1)   (2) 第二幕(1)

 

第二幕 (1)

 

       H市,一处旧民居。
       午时的阳光并不是那么灿烂,却有种令人欲睡的宁静,微风摇起斑驳民居上的爬山虎,一大片老旧的空房区中似乎就只听得见“沙沙”声。
       越往里,风藏不住的细细碎碎的语声便却溢了出来。
       两个身形相仿,着黑色大斗篷的人,站在废弃的墙根下,似乎在说些什么。
       很快,交流似乎演变成了争执,其中一个黑斗篷抖得愈发剧烈,最后被他的主人嫌弃,一把扯了下来,露出一头与阳光同一色系的灿金色短发,和一副年轻的面容。
       金发的青年似乎异常不满,四处瞄了几眼之后就不再试图压低声音,噼里啪啦地说了一大堆。
     “......叶秋绝对不会就这么退役的!绝对是嘉世的问题,我看见嘉世那些人对叶秋......”
      “少天。”另一个戴着黑斗篷的人打断到。
        被称呼为少天的金发青年愣了一下,没有再说话。
     “我知道少天听到这个消息肯定不舒服”黑斗篷说,“我们回去再说,好么?
       少天沉默了一会儿,道:“这里应该没有他们的剩余残党了,刚刚都执行任务清理过一遍了。”
       他从腰间抽出一把反着冰蓝色光的细剑,随手舞了个剑花就狠狠地把剑甩插进了墙里,震落了一阵尘土。
    “回去......我们就不能说了。”少天恳切地看着那个黑斗篷。“我们属于蓝雨节点,我们就代表了蓝雨。”
     “我知道的。”黑斗篷伸手把斗篷的大帽子摘了下来,露出一张同样年轻且温和的面孔。“我是有点事情要给少天说。”
     “什么事,队长?”少天脱口而出。
       说完。他就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冲那个被他称为队长的人笑了笑:“每次和队长说话的时候都忘了。
       少天抬了抬手,一只竟有大半人高、闪着淡淡金光的猎豹不知从哪儿走了出来,蹲在了他傍边。少天拍了拍它的头,猎豹就昂了昂头,站起身,巡视领地一般迈着步子走进了一旁深幽的小巷。
    “好了队长,我让夜雨去巡查了。队长,到底是什么事啊......还要回去说。”
   “不是回去说,是保密。”队长笑了一下,伸手整理了一下自己银白色的散乱长发,“是关于叶秋的。”
   “他?还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么还需要保密?”少天奇到。“队长你是知道什么事情么?关于他的什么?”
   “嗯。是关于叶秋的精神体......”
   “他不是从来就不放他的精神体出来么?当初如果不是能感受到他的精神连接我还以为他不是一个觉醒者。”少天又插嘴到。“他没有绑定所以也没人知道他到底是哨兵还是向导。”
       队长被三番两次地打断也没说什么,只是好脾气地笑了一下。
   “......队长我错了你说吧......”少天却看着队长低下了头,嘟囔道。
   “关于叶秋的精神体,各个节点都有很多猜测。而我们和霸图搜集了很多信息,最近差不多拼凑出了一个答案。”
   “什......”
      队长从斗篷里摸出了一个银色的小方块,轻轻地就展开成了一个显示屏。他松手,显示屏却就这样悬浮在了空中。
   “他应该是现在,乃至历史上,唯一一个,割裂了自己与精神体的觉醒者。”
   “或者换句话说,他是唯一一个,没有了精神体的觉醒者。”
     显示屏莹莹地闪着光,和着午后的阳光,将上面叶秋的资料介绍衬得半虚半实。

 
 

    ----------------------------------------------------------------------------------

        Emmm…大概第一幕是已经发生过的,第二幕开始是正在发生的,第一幕会以插叙的形式在文章中展开。

        故事正在开场( ´▽` )ノ

        有人日更或双更,没人2至3天一更。

        喻黄的相处模式 后期会变......现在还是普♂通的队友关系。     

        以上!

 

评论(2)
热度(23)

© 圆月无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