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以画舞诗,以言共思。
且安,且安。



/开学长弧....一肚子想写想画的憋在肚子里没时间,蓝瘦。

哈哈哈哈哈哈喻黄的神经病脑洞

喻文州喝得有些醉了。

朦朦胧胧之间,他看着眼前的黄少天,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少天……”

“队长……?”

喻文州毫不犹豫地一把把黄少天抱起,摔到了床...旁边的地上。

当时场面异常地尴尬。

黄少天:???


-----------------------------------------------------------------------------

手残其实是这么用(黑)的。

混更:「1/1」


评论(10)
热度(59)

© 圆月无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