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写点什么画点什么……开学被里在了棺材里,打开就能好好地产粮啃粮了呢……

【喻黄】伊甸园·喻总生贺

盛开的野橘花_全职不灭,荣耀不败:

喻总生贺
喻黄向HE  
缉毒警察paro
《禁果》同人(个屁)


【高亮】内容涉及毒品,但三观绝对正常
【高亮】抵制毒品,从我做起


  喻文州在繁杂喧闹的红灯区奔跑,初春的天气还很寒冷,刺骨的风呼啸着,他却只穿着衬衫和一件匆匆披上的外套,他跑得很急,步子迈得极大,眉头紧锁,汗珠从脸侧滴下。他听到黄少天那边的对讲机只传来杂音的时候就从警部跑了出来,“荣耀”小队的其他几名成员被他甩到了后面。


  黄少天本来是来为今晚的最后抓捕作探查的,然而却被那狡猾的“夏娃”发现,竟被那个贩毒组织抓了起来。喻文州脑子里有点乱,除了黄少天的生死,“伊甸党”是不是早有准备。


  但是他知道,不管怎么样,他都会义无反顾的去黄少天身边,因为他是喻文州,是一名缉毒警察,是黄少天的爱人。


  黄少天的最终位置定位在这片红灯区内的一所KTV,喻文州飞快地把一个个穿着暴露的站街小姐和一个个形如烂泥的醉汉甩在身后,右手摸了摸别在皮带上的枪。


  当他紧张,情绪不稳或者需要勇气的时候,他就会触碰自己的佩枪,他从那里可以感受到“荣耀”队员和同行们的脉搏在跳动,当他把自己融进这个团队的时候,他就什么都不怕了。什么都不怕。


  他奔进那家KTV的大门,毫不理会那个油头粉面的老板和一群花枝招展的迎宾小姐,奔过每一间包房的门口,每扇门上都镶着玻璃,每扇门内都传来震耳欲聋的音乐声,有的还有使人皱眉的放浪的呻吟,但是他知道那些都不是他想找到的。


  他对毒品总是有极其敏锐的嗅觉,并且,他能好好的运用这种说不出是天生还是经验得来的天赋。


  他跑进KTV深处,那里是一排排总统包房,地上铺着华丽但污涩的地毯,墙上挂着仿制的名画,门把手都镶着看起来很像水晶的玻璃。他跑过几个漆黑没有客人的包间,听到了比之前更加杂乱的音乐,夹杂着不知道多少人混响发出的喘息。


  心中一紧,倏地停下来,衬衫早已被汗水浸透,外套显得有些束手束脚,他把外套随手仍在一边,稳定下呼吸深吸几口气,熟练地拔出佩枪,上膛。


  从声音上看,十分幸运的,“伊甸党”并没有事先的准备,也并没有从黄少天的嘴里问出些什么,他们只当这只是缉毒人员歪打正着,所以继续着他们堕落不堪的“PARTY”。有几分庆幸,这时候更应该担心的却是黄少天的安危。


  “少天,你不能有事啊!”


  他在心里呐喊,强烈地呼唤,脚步却放得极轻,举起佩枪,慢慢地移动到那个包间门前。


  玻璃上有喻文州的倒影,映出的那个人面色焦急,一脸是汗,头发一丝丝贴在颊上,还有一丝丝飞在风里。


  越过那面隔开两个世界的玻璃,他看到那里面的人个个瘦骨磷峋,群魔乱舞般地不分彼此地触碰身体,脸上都是陶醉的痴狂的表情,嘴角流着浊液与污浊肮脏的空气搅和在一起。
  黄少天侧对着门被绑在沙发边,他手脚反绑在背后,嘴被堵死,眼上蒙着眼罩。黄少天只感觉到有人把热气喷在他脸上,反感至极却无法行动,他警觉有一个尖锐的东西在靠近,他知道那是什么。可是他什么也做不了。黄少天身前有一个男人笑得一脸伪善,长相竟和喻文州有那么几丝相似,他一手捏着黄少天的下巴,脸靠得黄少天那么近,他另一手拿着一只巨大的针管,里面装着成分不明只知道是毒品的液体。他把针管对准了黄少天的颈侧,只需要一扎……


  喻文州觉得整颗心都揪起来,他一脚踹开了门把枪对准那个男人的太阳穴。


  枪声划破了空气,破空声仿佛划亮了黑暗中的一束光,它把这个乌烟瘴气的包间狠狠地撕开,把所谓的“伊甸”,真实的地狱暴露于众目睽睽。


  但是那个男人往前一躲,嘴唇贴上黄少天光洁的额头,还挑衅地舔了两下,子弹贴着他的后脑飞过,风割裂了几缕发丝。


  枪打歪了。


  子弹飞向了不知是谁的手臂,硬生生把条倒霉的肢体打了个对穿,昏黄的灯光里传来一声带着痛意和快意的高呼,接着竟然和之前没有了差别,沉迷毒品的人不知道一声枪响意味着什么。只有男人把头微微转过来,嘴角咧开一个丧心病狂的弧度把针头扎了下去。


  一刹那,泪水从喻文州的眼眶里涌出来,流下来和汗水混在一起,然而带来的还是那么干涩,那般像要裂开的感觉。


  “啊!”他大吼了一声,眼里已经通红一片。


  那一刻他如同幻灭,他看着自己的队友和爱人在自己的面前昏迷过去,他知道黄少天再醒来时就会像换了一个人。会和那些包间里进入癫狂的怪物相差无几。
还是晚了一步,还是差了一点。


  喻文州真的想剁掉自己的手,如果那能换来黄少天不被毒品残害,他甚至开始觉得黄少天这样完全因为自己,尽管他知道那是黄少天亲自接下了探查的任务,批准的人也不是自己。


  喻文州想了很多,长期养成的习惯和绝望却不容他浪费任何时间,他像疯了一般朝那个男人开枪,把那个措手不及的人的头从正中间狠狠地打穿。然后接着打光了一夹子弹把男人从侧面打成了蜂窝,男人还保持着拔枪的姿势,可是他再也不配把枪拔出来。


  那个男人就是“夏娃”。


  “夏娃”低估了喻文州的镇静和专业素质。他只知道喻文州是黄少天的爱人,并觉得可以靠这点来大作文章,可是他忘了。


  他忘了喻文州是一名极其优秀缉毒警察,他的到来,就是将所有“伊甸党”打入地狱。


  他一名是缉毒警察,比任何都重要的是他身上光荣的使命,那份使命叫荣耀。


  ……


  警笛拉响。“荣耀”小队的队员们涌入。KTV乃至整个红灯区被包围。


  “伊甸党”被一举歼灭,付出的代价是牺牲了五名警察。


  还有一名精英被强制注射毒品。


  坐在警车的后座上,喻文州抱着黄少天,泪水和汗水的痕迹还挂在喻文州脸上,他们浑身脏兮兮的,披着警部拿来的毛毯。


  黄少天只睡了一个小时,醒来的时候还在车上,眼里已经没有清明,他感觉眼前全是粉的紫的光,只感觉有一股熟悉的气息,勉强分辨出那个人,他在混沌中叫了一声“队长……”喻文州一言不发,只是抿着嘴唇紧了紧怀抱,黄少天感受到了那股温柔中透着凛然的气息哑着嗓子唤着:“文州……”我吸毒了。


  “我在。”喻文州俯下身子贴近他,他们互相温暖着,牵着手。


  喻文州沉默了一会,知道黄少天在想什么,呢喃道:“少天,去戒了,就好了,没事的,没事……”“可是我不能和你一起守护荣耀了,再也不能了……”黄少天快哭了,他突然什么都说不出来了,他步下了圣坛,被毒品玷污的他已经没有资格在这个神圣的岗位上继续下去。


  唯一能安慰他的,他还有他。


  车停了,喻文州牵着黄少天的手走下来,走向温暖,走向世上最幸福的温柔。


“队长……”
“我在。”
“文州……”
“我在。”
“我会变成什么样子,会不会……”
“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会一直陪着你。”


  “世上本来就没有所谓伊甸,大多数人所看到的和平盛世,都是由警察和正义的卫士用信仰支撑着血肉拼筑起来的。”
 
  “他们牺牲一切,是为了使社会更像我们心目中的模样。”


  “他们不容践踏,不容侮辱。”


  “真正的伊甸园,在人心里。”


    【END】



和禁果势力死磕到底
打禁果tag完全不虚


喻总生日快乐!
不管有人把你黑成什么样子我都永远爱你!

评论
热度(18)
  1. 圆月无忧 转载了此文字
  2. 圆月无忧盛开的野橘花_全职不灭,荣耀不败 转载了此文字

© 圆月无忧 | Powered by LOFTER